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波逐流——个性

人,做一个人就好了!

 
 
 

日志

 
 

(琐碎杂谈)扭曲的理论=-=lll  

2013-07-20 21:45:21|  分类: 琐碎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本书这么说了一段话,请自认为语文好的朋友认真看一下,求一个主旨,或者是中心论断!
这段话是这样的——
义理从根本上来说就是责任,我敢说它的词源来自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在我们的行为中,比如说对我们的父母所做的一切,唯一的动机只能是爱。如果缺乏爱,那么就一定会有另外一种权威来加强这种孝顺和虔敬;这种权威就可以表达为义理。用义理来表达这种权威是非常正确的,因为,如果爱不能够再使人产生具有美德的行为,那么就一定要求有助于人的理智,而他得理智就一定促使他相信正确行为的必要性。其他的道德责任也同样如此。当直接的责任成为重负时,义理就会介入,以免我们逃避。……它(义理)是伦理学中处于第二位的权力;作为一种动机来说,它远远不如作为法则的基督教中爱的教义深刻。我认为它是人在社会条件作用下的一个产物,在这个社会中,出生的偶然性和不当的偏袒造成了阶级差别,其中家庭是社会单位,年长的人比有才能的人更优越,自然的情感则必需服从人随意制订的习俗。正式由于这种人为性,义理在时间中退化为一种用来解释这种事,承认那种事的礼节——比如,为什么一个母亲在必需的时候为了救老大而可以牺牲其他全部的孩子;或者,为什么一个女儿必需出卖她得贞操来还清她父亲挥霍之下的债,等等。在我看来,义理作为正义的理由的开端,常常会向诡辩屈服。它甚至堕落为胆怯地害怕和责难,我可以用司各特藐视爱国主义的话来说明义理,“因为它是最美好的感情,所以常常被怀疑是其他感情的面具。”不管是把它看做正义的理由之上或者之下,义理都会成为一个怪异的词。它躲藏在一切诡辩和伪善的羽翼之下。……

 


如果您老认为您看懂了上面的话,请留言提示。
理解能力有限,暂时未能全懂。 

 


=====================华丽的分割线==================== 

 


撇开着纠结的理论不谈,我看这书,总觉得这个翻译在理论的某些东西上翻译的不是很到位=-=lll(英语四级没过的人,这样的质疑你们可以无视了-0-)
然后如果说翻译者是没有错误的,那么直接感觉到的是作者本身对于这部分理论也是表述不清楚的(我只是一个日本动漫爱好者,其实也没有什么理论基础的发表观点=-=lll)
《武士道——日本民族精神的哲学阐释》(日)新渡户稻造 著,陈高华 译;群言出版社;ISBN 7-80080-523-9

 


--------------------------------可以无视一下文字--------------------------------

 


       该书中讲到武士法则中一个重要的内容——义(作者认为“义”这个字并不能完全概括武士法则的重要教义,但是没有更好的词语)。对于“义”,书中说一个著名的武士说“义就是在一定理由下对一定行为的决断,决不犹豫——需要死的时候就毫不犹豫地死,该攻击的时候就猛烈地攻击。”另一个武士这么说“义是武士的脊梁。如果没有了这根脊梁,头颅就不能稳稳的立于上端,因此,如果没有义,那么无论具有多么大的才能活着渊博的学识,也无法使一个人成为武士。有了义,其余的一切都变得无足轻重。”那么也就是说作为武士,“义”很重要。那么我们不说“义”,我们说“义理”。书上说,“义理”是“义”的衍生物,这一衍生物首先有些偏离它的起源,后来就越来越远离它的起源了直至在大众中变得面目全非。对于“义理”最初的解释是这样的“它的表面意思是正义的理由,但是在时间中,它变成了公众期望去完成的模糊的责任感。”说到这句话,整体来说我觉得跟上面文字的开头还是有点连接点。但事实慢慢的似乎就被扭曲了……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的话,在他的话中,义理应该就是一种责任,这种责任很重大,直接重大到什么程度呢?用我国古人的一句话概括就是“君要丞死成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就是这么严重!
       这种义理已经超越了简单的爱,道德责任,直接责任(话说真心不知道作者对于责任的认识是怎样的,是怎么在分类,但是可以从我浅薄的认识中看出来,道德责任,直接责任绝对不是按照一个模式进行的分类=-=lll)那是——正义!(我去,什么是正义我估计他们的理解跟我们国家的理解还是有很大差距的=-=)
       然后这个义理有相当负责,为什么这么说呢?这个义理却又掺杂在长幼尊卑里面(是我思维混乱,还是别人思维混乱,都已经说是责任了,如果是责任的话,本身内涵和外延就很广,即便如此,责任变成所谓的正义的话,那就是对整个社会而言,就不会对少数人而言,如果对少数人正义,那么简单而片面理解就是对大多说人的不正义,那么这个绝对不是,马克思爷爷的社会主义或者共产主义,绝对是存在私有制的不平等社会!那么还讲什么正义啊!=-=lll好吧,我承认日本是资本主义国家,跟我们国家存在较大差异,但是长幼尊卑混在于正义之中是不是很别扭呢?然后我认为作者也被自己绕晕之后说了一句,义理常常向诡辩屈服!好吧,我承认作者也觉得这部分东西很别扭-0-所以他在前文中说到了,义理离最初的起源越来越远,直至面目全非,或许他也认识到武士的那种追求所谓的正义最终也是一个所谓的而已,不是对全社会而言的,而是对自己而言的,所以这绝对是矛盾的存在=-=lll)
       于是乎,我觉得我很别扭,看不是很懂!
       然后借用《全球通史》上的一句话,这句话是这么说的“这种关系以一种理想化的道德规范即‘武士道’为基础”。“这种关系”指的是幕府前期封建社会的关系。我们暂时不追求“这种关系”,重点放在“理想化的道德规范”上,可以感觉到武士道的存在本身就是针对个人而言,而非社会而言的存在,既然是理想化的,自然而然没有成文的法则进行约束,那么这就会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存在。我所看的这本书,也这么样指出,武士道没有成文的记载,只是口口相传的存在,所以其中自然会存在着扭曲!但是每一个事物的存在有其原因,所以暂且不说什么,静待这本书重新看完。
      只是觉得自己对于这些理论比以前认识更加吃力了,说明自己退步了!=-=lll
      大脑恢复中。。。。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